阿茶_复健ing

想把太太们全介绍到我圈里来_(:з」∠)_

有贼心却没贼胆

还是安安心心地吃我的粮吧

一点都不喜欢全职电视剧

【all叶】我所不知的,八分之七的世界和你

*有一瞬其实我想可以把这个作为长篇来写,但后来认真思考了一下我的水平决定放弃这个不切实的想法

*生活在湖水下的大家

*基本上都是胡诌的

*邱叶主场

——

跌入湖水的那一刻,邱非几乎是瞬间就做好了面见死神的准备。

没有丝毫的挣扎,安静得不像话,哪怕是求生的本能也没能给予他一点反抗的意识或是行动。

像是一个看尽人间苍凉已然是垂暮之年的老人,即便面对的是可怕的死亡也只是坦然地微笑接受。

尽管他现在才二十不到正应是尽情挥洒青春的年纪。

唯一还闪动着的光华,是他那双倔强地睁大的眼睛,里面偶尔闪过的对生命的眷恋,尽管更多是解脱了的释怀。

整个坠落的过程在邱非感来像是被刻意缓放了一样慢得不可思议,可他四肢都像被石块压住了一般,任何动作都不能,全身上下能活动的唯有那双还在倔强着的眼睛,满目的都是那曾经最能使他安怀的蓝,澄澈的,透亮的,如今终于展露出它温柔得如利刃般的危险的蓝。

死之前还能看到这样漂亮的颜色也挺不错的啊。

他甚至这样略显幸福地想到。

——虽然还是很可惜,除了这我居然再也找不出其余的遗憾或是留恋,哪怕是后悔

【死亡降临之前】

【那漫无边际的蓝成了我印象中,最瑰丽的色彩。】

一直淌过全身的暖流使邱非那早已模糊的意识不由清醒了些许。

真奇怪啊,死后也会有感觉吗?唔……还是暖和的……那么,是不是可以假设,他来到的是天使的门前?

“诶,新杰,那小孩儿怎么样了?”

“身体状况恢复良好,意识开始回复,明晚应该就可以清醒。”

“是吗。”

有人在他身旁交谈。

可是他分明溺了水,在那样深的湖水里,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邱非忍不住开始怀疑现在自己到底是什么处境。

大概有三四个小时后了,有人推门进来了,老旧的“吱呀”声无比清晰。

“早点醒过来啊。”

是先前第一个听到的那个声音。

只是和白天相比这句明显带了些温柔的认真,像初次见到的湖水那般美好。

醒过来啊……

要是他真的还活着的话,像先前听到的一样,明晚或许就能见到这个人了吧?

【连湖底都照不到的阳光】

【却在湖底下的世界燃起了光芒】

还是术士有专攻啊。

看着屋里已经睁开了双眼的少年叶修心里感慨了一声,新杰这算的都能去和王杰希一抢饭碗了。

他上前将手中端着的白粥放到桌子上。

邱非终于看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的模样,和他想象的一样——当然不是指容貌,如他猜想的那般,他的确有一双很是温暖的眼眸,子夜般的浓黑色在他眼中生生流转出了一种名为温柔的光芒,狭长的眼睛微阖,睫毛在 下眼睑处打下一片鸦青色的阴影,因而不仔细看的话就很容易会忽视掉那后的温和了。

邱非看得太过认真,也太过专注,连视线都忘了掩移,看得叶修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那啥啊,感觉怎么样?”

“啊,好多了……是您救了我吧?真的非常感谢了。在那么深的湖中将我救上岸……”

嗯???

叶修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突如其来地转变令邱非分外不解:他说错什么了吗?

“我只是找到了你而已,救上岸什么的纯属你自己的猜想啊。”

什么……意思?

叶修转身将掩着的窗帘掀开,刹间大片大片的光撒了进来,邱非甚至没来得及闭上眼去逐渐接受预想中强烈的阳光,瞳孔不自觉地放大。

那并不是他想象中灿金色的跳跃着的,此时于他而言也刺目至极的阳光。

仿佛又回到了被湖水包围的那个时候,只是这次的“湖水”再次恢复了那种他所喜爱的气息,淡淡的散发着微弱湖蓝的光芒。

很舒服……

邱非望着透过光来的那个角落,不知是在看窗外那些奇妙无比的风景,还是窗边那个浅笑着回望他的男人。

【那是我未知的异世界】

【然而整个人却宛如被安抚一切的镇魂雨洗涤过一般】

【前所未有的宁静】

——“呐,出去看看怎么样?

男人向他伸出了手,莹白的指尖上像是闪过一只蝴蝶。

邱非恍惚了一瞬,仿佛被蛊惑了般将手搭了上去: “……我叫邱非。”

叶修望着他眉眼弯弯:“我是叶修。”

【对我而言】

【那简直是】

【……梦一般的景象】

这里没有地面,或者说是没有他认知中那种冷冰冰又硬邦邦的水泥街道。

脚下所踩的是类于镜一样的平面,看上去哪怕是被不小心触碰到了也会顷刻破裂的镜面实则结实十分,但相对应的被踩到的地方会在镜面下泛起几圈小的波动,像极了水面上的涟漪,但邱非可以肯定那决不是水什么的东西,或者还要称那为另一个天空——只不过是倒过来了而已。

相反他头顶上那传统意义上应是所谓“天空”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湖,甚至可以透过澄澈的湖水看见成群的游鱼掠过还有随着水流飘动着的巨大水草。

简直不可思议……

碧空被踩在了脚下,头顶上却飘着湖泊,阳光透不进的地方,由那片湖蓝来照亮,这是神的恶作剧,这里是被倒摆了的秘境。

——唯有他啊

是我衡量这个世界正与倒的准则。

邱非悄悄瞥向一旁的叶修,两人的手早已松开(当时他心中还有些莫名的失望与遗憾),叶修手上现在躺着一个白面团儿似的东西,看上去不说多大但至少已经足够成熟的青年,竟像个孩子似的逗弄着团子,嘴角温柔的笑意从不曾沉下。

注意到了邱非的视线,他终于转过头来:“带你去个地方,就不远了。”

……这附近?

雾不知什么时候弥漫开来,已经不能看得很清楚了,但正是这样邱非才能肯定这里应该是没什么人烟的地方,那么,他到底是要带他去哪里呢?

邱非默默地跟在叶修后面,跟着他东拐西拐地几通走,直到一个高大的建筑物出现在他眼前。

“到了。”

“……啊?”邱非还在神游,叶修突然的发话显然没让他明白回来。

“这里是荣耀联邦,你之前见的那荒郊野岭的百十来里不知道能不能看见一个活人的,因为基本上都聚在这里了……进城看看吧?”

【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一定不会找出再一个像老师这么好的人了】

“老叶老叶老叶!!!我去还真是你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你居然会主动来联邦里真是奇了奇了,难道是联邦给你派了活儿本少居然不知道!?”

这聒噪程度,全联邦除了蓝雨的黄少天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了。

叶修瞅着果然一个人影径直朝他冲了过来,身上蓝色的队服和这标志性的话痨黄少天无疑了:“闭嘴吧你,我要真有什么任务,被你这么一喊全世界都知道了还做什么啊我?”

“我靠靠靠靠靠!叶修你敢不敢不见面就损我!”

黄少天老远就望见这边叶修的背影了,叶修就算化成灰他都认得出来,更何况这区区的一点距离,不过他也不知是看得急还是只看得叶修这一个,硬生生是把邱非忽略了,都跑跟前了才看见他身边还有个没见过的小崽子。

“诶诶注意言行啊,还有小朋友在这里的,“叶修看着他故作严肃地板起了脸,“别丢人都丢到上面去了。”

“谁丢人了啊……唉你就是前些天被老叶捡回的那小子吧?这几天和他呆在一起特难受吧,毕竟这家伙说话死嘲讽还老宅屋里面死活不出门闷得要命,如果受不了的话千万别委屈自己忍着啊!”

“叶修……”邱非皱了皱眉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叶修为好,突然想起过来的路上有人喊他“前辈”急忙改口:“前辈很好的!”

“是……诶!????”

“噗……”叶修低下头低声笑了出来,“少天脸疼不?”

“滚滚滚滚滚!我告诉你我今天很暴躁啊小心本剑圣一个三段斩银光落刃拔刀斩落花掌崩山击乱射打趴你啊!!”没料想到叶修这次带来的人居然是个脾气挺正常的黄少天自然郁闷无比,这也不能全怪他,谁让叶修上次带的是唐昊,上上次是孙翔,一个个对上叶修都是一副嫌弃要死的样子,实在没想到这次遇到的是个正常人,当然这也意味着是时候让黄少天重新想起那段时间看上去“无比嫌恶”叶修的两人却天天往叶修那儿跑的过去了。

最后以黄少天【死缠烂打】和叶修【死不情愿】定下决战书告终。

望着那边飞快消失的剑圣,邱非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松了一口气,却又听见一旁叶修叹了一声:“这还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顺着他的目光,站在不远的三个男人一个貌似很腼腆地对着叶修笑一个很大方地貌似想来搭话还有一个貌似很烦躁地抱着胸看仇人似的瞪着叶修。

邱非:……

什么叫走了一个来了一堆,他今天总算是领略到了。

“队长!”后面一路追过来的方明华简直心累的不行,(已经不是第一次)恨不得干脆辞了职务回家陪媳妇去了。

半小时前轮回开会到了一半时,周泽楷不知接收了什么来自母星的消息,突然铁了心似的要出门,拦都拦不住,虽然这不是什么重要会议吧但莫名离席也是不行的啊,唯一的希望江波涛本来也在劝人的行列中的,却在听周泽楷支唔了几声后三秒倒了阵营,那叫一个干净利落,一个队长就够受了,外加一个副队更是没得拦,一众人沉默地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想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开会,一回头又发现,孙翔也跑没影了。

这还开个屁的会。

结果方明华就莫名其妙地被推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理由是刚结婚赶紧再让他多看看外面的世界顺便瞅一下队长那边的情况。

现在看来……

果然是叶神啊……

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

“怎么来了啊?”那边叶修看到轮回三(四?)人组已经牵着邱非认识去了。

“嗯……路过……”

是,路过,从轮回本部路过大半座城就到了。

“这么远?是有什么事情吗?急事儿的话就赶紧去吧。”

“叶神误会了,只是突然想出来逛逛,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了你,顺便您身边这位就是邱非吧?你好啊。”

对,很突然的想法,就是不小心一边翘了战队会议而已,没事儿我们都应该习惯了。

“联盟现在都这么闲了吗?刚刚还看见黄少天在蹦哒呢,早知道我就不退役了留在兴欣起码能混个‘神之庇佑’呢。哦对了邱非,这是轮回的周泽楷,江波涛,二翔,还有后面那个是方明华。”

“您好。”

“靠!叶修你说谁二呢!你敢不敢再要点脸,我们当然是要事才出来碰巧看见你的,你还真以为联盟都和你那么闲?!”

如果不知道你是和他们一起溜出来的我可能会真以为你说的是真的,以及叶神谢谢您还记得我。

说实话我已经看见了结局。

“这样啊……那我不耽搁了先走了啊,有空再见!”说完叶修毫不留恋地带着邱非扭头就走。

“不是……前辈!”

“啊,小周回去忙吧,再见啊!”叶修没转身举起手挥了挥,以致完全没看见周泽楷又急又说不出话的神情。

要不也不会走得那么干脆了。

“……孙翔。”

为你默哀三分钟……个鬼!自作死怪得了谁?也别指望副队,他这次不合着揍你就算仁慈了。

围观了全过程的方明华无比冷漠『真•来自结婚人士的怨念』

“看见他们倒是想起了……邱非啊,要不要去我以前待的队伍看看啊?老板娘她们应该会挺欢迎你的。”

前辈以前的……?

“……好。”

【最后】

从开始到结束,这是整个故事的长度。

从湖面到湖底,这是一面湖泊的全部。

但是故事以外还会有前传或番外,更多未被记载的事情,湖水之下还蕴藏着一个世界,那里的天与地都是相似的蓝——

所有看到和知道的,都只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八分之一,虽然笔者的故事已经完结,他们的故事却还在征途上,就像湖水隐瞒的八分之七,自成一界。

end

不知不觉我又开启了一个新副本——千波湖……

下次是什么,冰霜森林?罪恶之城?不对怎么越说越回去了……

大家觉得这篇逻辑别扭不着急,实际上现在我看这篇也是各种懵逼,特别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画手

评论
热度(63)

© 阿茶_复健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