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_复健ing

想把太太们全介绍到我圈里来_(:з」∠)_

有贼心却没贼胆

还是安安心心地吃我的粮吧

一点都不喜欢全职电视剧

[all叶]深夜尸人

*题目是瞎取的如果一定有个联系好吧是听了教主的深夜诗人以及最近刷了魔道而产生的脑洞

*所有设定纯为瞎编考据党不要打我×

新年的第一发圆润地走起>>>

01.

埋骨之地,地如其名,四野尽为白骨森森,被扔在这里的,不是无人认领的孤尸,就是生前罪孽深重的乱贼,此地原本只是一片无人管理的荒野,似乎是从百年前发生于此的一场大战后,才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最早长眠于此的,应该是在那场战役里死去的将士。

照常理而言,这里是众多怨气集结之地,埋下的尸骨有极高的几率化为丧尸,但百年来,竟无一出现,这样的平静太过反常,反而让外界生出了诸多传言,有说是被法力极为高强的道长下了封印的,也有说是埋着仙家至宝以致压抑住了怨灵,但有时候人就是想太多了,那里,啥也没有。

02.

现在的情况是,一只叶修,和一群穿着勉强能认出是战甲的“人”盘腿做成一个圈儿,谈人生。

别别别,别误会,是正经的谈人生,而且叶修还是双方的调解员类似那种。

“你看你们都死了这么久了,十年报仇都晚了,还计较当年的恩怨情仇干嘛的?”

“可是当年要不是他捅我那刀我还能再活个几十年呢!”

“我靠我还没说你偷袭我那下子,你瞎bb什么!”

叶修继续苦口婆心地为他们调解:“对啊,再说他后来不也被你那边的人给恁死了吗?再退一万步,就算他那刀捅不死你,说不定下一个你又被别人砍死了,这么说来人家还帮了你,不是俗话说的‘早死早超生’吗?”

……

所以说你根本不是来劝解而是来挑事儿的吧!??

反正不管是怎么劝,双方那股“你过来看我不揍死你”和“过去就过去反正已经死了”的气焰丝毫没有下去的意思,叶修无奈了,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容易冲动啊?

他往四周一看瞥到一个走过来的身影,赶忙欣喜地招了招手:“苏沐秋你快过来,你属下和他们几个矛盾太大我劝不过来!”

苏沐秋闻声瞥了瞥嘴还是加快脚步过来了:“要不是你没事儿把我们都喊醒哪出的这回事儿?”

叶修严肃地看着他,说出的话颇有几分“我是真心为你们好”的样子:“我不是看你们一个个动也不动以为醒不过来了吗?谁知道你们在搞全体日休的。”

早知道他也躺那儿再睡上几百年的了。

苏沐秋拿他没辙,但又不甘心被他说服,反驳道:“我们原本没打算睡多久,还专门安排了放哨的到点准备喊醒大家,结果他自己不知怎么回事睡得比谁都熟,怪我们喽?”

被他点名到那个哨兵欲哭无泪:“将军我又不是故意的,这不活的时候睡得太少死后没忍住吗?”再说就算我没喊你们也不至于几百年都睡不醒吧?

叶修笑着看他辩解,好久没见人了,和这群家伙待在一起难免产生亲切感,这时候关系其实已经混得很好。

突然旁边有个看上不足二十的小家伙问他:“那您呢?您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上去还比他们来得都早。

叶修顿了顿,指着自己道:“我?”

“对,您呢?”

“我那时候睡了一觉但好像睡得有些长,也没告诉身边人什么的,结果导致我一朋友以为我死了把我葬在了这里。”

……突然有点同情你。

“那,那个朋友是?”

“你们这里有活着的时候玩流氓的吗?”叶修突然摸不着头脑地问了他们一句。

有几个人举起了手。

“那你们应该知道,他叫包荣兴。”

03.

一群人在埋骨之地的日子其实挺滋润的,各自的思想都还在,身体比活着的时候强多了,连伙食都不需要了,没事了相互拌个嘴,再不济打一架,围观的偶尔发表一下评论然后继续听叶修将那过去的故事。

叶修每每看到这一幕总有种自己养了一堆孩子的错觉。

苏沐秋也有类似的感觉:一群人原本将叶修围得透不过缝来的,一见他来跟见了爹似的立马分散开来装模作样地做自己的事儿。

当然,叶修是娘。

:)

04.

叶修隔三差五也要出去一趟,每次回来都要带回一些东西,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也不知他是怎么搞到的,结果今天他直接带了条人回来。

“沐秋!苏沐秋!快来看活的人!”平时这儿方圆百里都见不到个(活)人,今天叶修出去的时候没走多远便看到了个躺在地上的人影,仔细一辨别还有呼吸,连忙把他带了回来。

苏沐秋无语地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样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带他回来的?”

“拖回来的啊。”

苏沐秋转身准备去给这倒霉家伙找个好点的墓地。

“开玩笑呢,你看。”叶修指了指那人的身子,仔细看的话才发现竟还和地面保持有一定的距离。

“……浮空的?”苏沐秋有些惊讶。

“要不就拖死了,那多可惜。”

哦……,我该庆幸他在你去的时候还留有气还是庆幸你几百年没见活人了呢。

05.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几乎要贴上来的脸,吓得他赶忙往后退了几步并且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弹药。

叶修见他的动作挑了挑眉道:“在找你东西啊?不好意思刚刚看你没醒叫我朋友们拿去玩了。“

“你也别急我们也懂分寸,有危险的我们都放起来了,顶多就放个烟雾弹什么玩玩。”

语气特别真挚,张佳乐却只想揍他:“靠你到底谁啊!把我带这里来又想干什么!”

“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在荒地躺着呢。”

“怎么可能!我……”张佳乐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好像的确是在进入埋骨之地后不知怎么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就看到这家伙了……

“老大老大那个弹还有没有了?我们这里快玩儿完了!”

……还是好想揍他们啊!

06.

“对了乐乐你来埋骨之地干什么?”叶修对张佳乐的兴趣颇大,自他醒后就一直在和他聊天,看得苏沐秋脸黑了又黑。

“说多少遍别叫我这个!……我听说百年从未出过丧尸的埋骨之地近段时间丧尸频现,于是就想来闯闯。”张佳乐皱了皱眉还是隐瞒了些许,比如他其实是收到联盟下达的任务来清尸的,倒不是对叶修不信任什么的,只是不想牵扯他们进来而已,“对了我还没问你们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从埋骨之地带我出来?”

“恭喜你乐乐。”

“恭喜我什么?”张佳乐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里就是埋骨之地。”

……

什么!!?

07.

一直以为自己掉匪窝里了但突然发现自己掉的其实是僵尸窝的张佳乐有些慌。

“怎么?怕啦?“叶修笑吟吟地问他。

“你才怕了!我只是没想到……”明明看上去一点也不像。

叶修继续看他在那儿表情丰富的纠结来纠结去,倒是苏沐秋巴望着他有自知之明赶紧滚出去。

“不行!”过了好一会儿张佳乐突然发声道,“以后一定还会有其他人再来这里,万一不分情况伤了你们……我还是留下来保护你们好了!”说着一边抓住叶修白到苍白了的手。

这什么逻辑???饶是叶修也有些反应不来,更别提其他人了,但相比张佳乐出乎意料的举动,更让偷偷关注的一众人在意的是苏沐秋。

天天天!眼神杀人了啊!

08.

荣耀联盟虽然创盟不久,但已是当今大陆上最有权威的江湖组织,其核心成员有二百位左右,放到大陆上几乎个个都是四方仰德的人物,其中更有二十多位,是位于顶尖的存在,素以绝无失手号称,但其中之一的张佳乐却在一个月前去往埋骨之地后再也没有消息传来,只是命牌没有损害,高层经过商议后便又派了张佳乐的前搭档孙哲平前去支援。

然而他也没能回来,同样命牌完好。

但毕竟是两位顶尖的存在,联盟继续派人,或者有人主动请缨,一股脑都给派了过去。

最后他们都没有回来,命牌同上。

……这不是丧尸爆发而是有人想让荣耀联盟给直接解散了吧!?

联盟的现任执掌者冯宪君看着空了大半的会厅,呼吸急促地磕了几颗药丸,将全(最)部(后)的希望放在了孙翔身上,从未走过地郑重地嘱咐他:“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尽力传消息回来。”颇像孩子出远门了临走前千叮万嘱的母亲。

莫名get到了奇怪点的孙翔点了点头,提着却邪踏上了通向埋(变)骨(成)之(断)地(袖)的道路。

冯宪君在城墙上望着他的背影。总有种要搞出大事儿的感觉

09.

孙翔在距离埋骨之地几十里外的一个小镇上遇到了他队长周泽楷,在距离十几里的地方碰到了蓝雨的黄少天,在不到两里的地方遇到了正在往西埋骨之地的方向赶的霸图的张新杰,在算得上是门口的地方看到了雷霆的肖时钦。

……

到目前为之,还未受叶修荼毒的孙翔不是很能理解这些人明明这么自由却不回去。

还有这几个人包括周泽楷在内每个见他时都劝他回去什么意思?

埋骨之地很危险吗???

10.

因为迟早会变成情敌啊!

这几月来深切领略到这个事实的苏沐秋在看到孙翔的时候恨不得有扇门能把他拍外面去。

“呦,沐秋,谁来了啊?”叶修见他反应就知道又有人来了,随口调侃道,“我都怀疑他们盟主准备把全联盟送给我们了,隔月就要来几个……”他的眼突然像是看到什么睁大了一瞬,连话都戛然而止,但也只是一瞬,玄即恢复正常,但还是被一直在看着他的几个人察觉了。

孙翔闻声看过去,望见他的脸时像是被炸到了一样:“叶……叶秋!!!”

叶秋?在场的听见他的喊声时都不由愣了一下,那是数百年前一位横空出世的惊世绝才,隶属当时在江湖一家独大的嘉世,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无故失踪,再无音讯,而嘉世在他离开后的百年之内也逐渐没落,可是,孙翔这时候喊“叶秋”是什么意思?

也许只有他与叶修自己知道。

11.

孙翔并不是却邪的第一代主人,而是在加入联盟后才得到的,这不是什么隐秘的事儿,但鲜少有人知晓,却邪的原主是叶秋,若不是偶然,恐怕他也不会知道。

孙翔接手它的时候,它甚至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连给他的人都像是随手一挑的一样,看都没看扔给了他,尽管在那之前他根本不是耍矛的,不过也是,那时他只不过是初入荣耀的一个小卒罢了,哪会有人去费心思为他挑专属的兵器呢?

孙翔被强行改了职业,也没去要求更换武器什么,回到寝房看着手里握着的战矛,突然笑了:“行啊,战法也不是不能,既然这样,我就用这矛给你打出个斗神来!”

“年轻人有志气,来,意思意思给你鼓个掌。”只有他一人的房间突然响起了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谁!”

“诶,往下看,手。”

孙翔下意识低头,有个只有成人手心大小的小人盘腿坐在他拿着的战矛上看着他笑。

孙翔鬼使神差地伸出一根指头碰了碰他的脸,软……软的诶!!!

“莫慌,我不是鬼,这个也不是本人,灵识而已。”

“你知道你现在拿的是什么吗?却邪。”

“……突然想起来我当时好像没把它的名字公布出去,那这么说吧,你听说过叶秋吧,就是我,这个,就是以前我用的战矛。”

叶秋说话,孙翔全程负责懵逼与点头:啥啥啥啥啥?

“别心不在焉的,你原本不是使矛的人,现在转型有些困难,趁我还能再支撑一会儿,也为却邪找个新的归宿,不至于埋废堆里,你出去,我教你使。”

又是鬼使神差,孙翔乖乖提着却邪来到一片空地,由着叶秋指导,他原本也是天资聪颖的人,再加上也有之前职业的基础,不消已经能耍得有模有样。

倒是叶秋皱着眉:“还是不行啊,我这个样子最多能再存在个两天,完全不够啊。”

“要不这样,我把我知道的通过灵识传给你,你按我教你的练,都是知识,没啥害处的。”

已经懵了半天的孙翔终于反应过来了:“不对你到底谁啊?”

“都说我是叶秋了啊。”

“叶秋早就死了,你怎么会是他?”

“谁传的谣言?我就是睡一觉怎么就死了?”

“那你知道你现在身体在哪吗?”

“都说我在睡觉,你睡着了还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

“就算这样,叶秋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人了,就算你真的是他,现在也一定死了不知被埋在哪里。”

“……我一开始就没准备再醒过来……诶不说了,你到底学不学?不学我现在就回去了。”

“……我要是答应了,你是不是就真的死了?”

“算不上吧,这本来就只是个灵识体,按你说的我本人早就死透了,除非哪天惦记着人间风景再回来看一遭,所以你大可放心,不算你间接杀人的。”

“靠我才不是担心杀人不杀人的!学就学!怕甚?”

12.

到此为止。

尽管那时孙翔和叶修所处不足一日之多,他却记得清清楚楚,他本不是战法,只因发配错了武器,又恰逢这战矛里存有叶秋的一缕灵识,才成就了如今大名鼎鼎的斗神。

也不是没有去四处寻找叶秋的墓,也不是想过若叶秋还活着,但他最后只能握紧了手中战矛将斗神与却邪的名字传得更远。

13.

所以今天在埋骨之地看到叶修的时候,孙翔没忍住一下子喊出了“叶秋”。

叶修努力忽视那些要把他戳成筛子的大致内容为“你居然叫叶秋”和“你居然是叶秋”的目光,向孙翔解释:“呃……我其实叫叶修,‘叶秋’是我弟的名,我……”

他还没说完,便被扑上来的黄少天打断:“靠靠靠!老叶你居然不告诉我我还有个小舅子!!!亏我还跑那么远给你买东西,简直没感情了!我不管罚你一天当本少的下手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得了吧黄少天,够恶心的你了!再说那明明是我小舅子,老叶要陪也应该陪我。”方锐翻了个白眼,试图拉起黄少天,把自己换上去。

“前辈,我……“趁他们两个打成一团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泽楷挤到了前排,把叶修看得有些懵,毕竟周泽楷平时不跟他们胡闹的啊,周泽楷顿了一顿,继续说,“陪你。”顺便把自己买的点心递到了叶修手里,看似不经意地在交错的一瞬捏了捏叶修的掌心,然后开着小花(枪王的内心世界以及情敌们的眼中)站在了叶修身旁:好软……

……大家伙上啊!打死周泽楷算我的!!

14.

还在等着叶修下文的孙翔于是被孤独地晾在了一边,而唯一可能理他的三个人:叶修正身处混乱中心,周泽楷正被众人集火自身难保,江波涛处于到底是救自己队长还是跟着集火情敌的纠结当中,总之,也没一个有功夫理他,或许他有些清楚为什么来埋骨之地的每个人都再也回不去了。

因为晾着晾着就没脾气了甚至想跟着上去闹什么鬼啊?!

15.

第一天晚上孙翔没地方睡,他所属的轮回以地方不够了拒绝收留他并含蓄地向他表达了“你可以去十几里外的某个村镇借宿一夜”之类的意思。

他琢磨着要么靠着树睡上一夜,然后得知这边的树一部分是被砍去搭房什么了,另一部分被黄少天来找叶修打架时给砍了,剩下的就这么可怜没几棵了,简直比稀有材料还珍贵,说什么不让他靠近。

天亡孙翔也。

直接导致深更半夜了他还在外面晃悠,看星星,数月亮,就是完全忘记自己到底是被派来干啥的,直到肩上被人拍了一掌:“怎么?和外面的星星月亮不一样?”

“!!!”孙翔被吓了一跳,猛得回头一看原来是叶修,心下松了一口气,又忍不住质问他,“你这家伙走路怎么没声音的?”

叶修无辜:“是你警觉性太低,我要是对你有恶意的话你现在估计都死了不止一次了,也不知怎么当上斗神的你。”

……胡说,他虽然刚刚是有些出神,但还不至于对外界的动静一无所知,走路的声音怎么可能漏掉,除非……这家伙的修为比他还高!

“你怎么知道我是?”

“什么你是?”

“斗神啊。”

“诺,这不却邪在的吗?”

“你又怎么知道它叫却邪的?”孙翔的问题几乎是一步步紧逼。

叶修看着他笑了笑,清冷的月光从侧面照在他脸上,使他的面庞显得有些模糊:“因为这是我起的名字啊。”

“……那白天的时候你怎么骗我不是?”

“我那不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吗?再说现在知道也不迟嘛,你都多大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斤斤计较?”

“行了,你也别瞎晃悠了,要不跟我睡吧,我那儿还是够两个人躺的,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睡棺材。”

“……谁要睡你啊!”听到这里孙翔突然大喊出来,满脸通红,把叶修搞得一脸状况外:等等我说的和你理解的意思好像不太一样啊?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孙翔脸又是一阵爆红,干脆转过身去不看叶修,拽着他的手腕向前走:“先说好……我只是实在没地方去了才和你睡的,你别以为我很想去啊!”

“但你认路吗?”叶修面似专注地听他说完,然后幽幽问道。

啊,真——尴——尬

今天晚上,孙翔的脸可能白不回来了。

16.

至于第二天早上去叫叶修起床的人会是个什么心情,这,不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内,反正基本上都会是“好像被全天下背叛了”吧。

17.

但也不能排除如果是韩文清来的话一把把他们两个都给掀了的可能。

18.

大约又一个月后,冯宪君已经做好了解散联盟的准备,却听闻孙翔一众回来的消息,连话都不顾听完连忙出去接风,来报的侍卫剩下的半句话在风中被吹散成了粉:“但还带了两个陌生男子回来……”

距离冯宪君看到他余半生最大的心(祸)病(患)还有七秒。

END.

让我来告诉你,

什么叫做真正的私设飞起。

尤其很不能明白原本是要带伞哥玩的可为什么到了最后连名字都没打出来???

是我废了吗?

评论(7)
热度(125)

© 阿茶_复健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