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_复健ing

想把太太们全介绍到我圈里来_(:з」∠)_

有贼心却没贼胆

还是安安心心地吃我的粮吧

一点都不喜欢全职电视剧

【all叶/王叶】叶领队说他选择死亡

*让在下来告诉你们一个无力嘲讽的叶神和一个魔性魔性最魔性的杰西卡大眼以及一队放荡不羁的世(zhong)邀(guo)赛(dui)选手

*早期黑历史,写得特别莫名其妙,友情提醒大家慎入

正文——

苏黎世,国家队训练室。

“我本是昆仑山上一株修(huo)行(xue)千(hua)年(yu)的王不留行。”

正值盛夏,又恰赶上空调坏了,修空调的师傅迟迟不来,没有冷气供应的训练室简直就是要人命的节奏,两个小时的训练一结束,队员就接连着出门散热了,霎时偌大的训练室只剩下了廖廖可数的两个人——被拦住脚步的领队和看上去十分正经的魔术师。

叶修正想问王杰希找他什么事,对方却率先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

昆仑山?王不留行?你?大眼你仿佛在逗我笑,没等他出口嘲讽,王杰希继续说道:“千年以来我虽历经有不测,但也算有惊无险,不料一年一男童忽得上山趁我不备时将我的一片心头叶拔去,待我之后再修习时,发现体内功力虽无下滑,但每当化作人形时面部便有些许怪异,于是我发誓定要找到那人……“

叶修生平第一次有一种槽点太多竟然不太知道该从哪里吐起的感觉,心中隐隐浮起一层不好的预感,叶修打断王杰希的话,干脆顺着他给的世界观忽悠:“那你不快去找他复仇在这儿堵我?”尾音稍稍上挑,犹带着京味的儿话音在闷热的空气中散开,平添了些许惑人的意味。

王杰希闻言面上不变,又道:“我不知道他是谁,隐约记得他小小年纪就有一张嘲讽脸和死宅的身体。”

What???!

“谁?我认识吗?我去买瓶饮料你先找别人说啊。”说着叶修就想绕开他,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再次挡住他的路。

“叶修,你拿走的那片叶想必现在你也还不出了,我族规定,倘若族中子弟将心头叶赠予他人,便要与那人共渡完余生,否则便被剥夺族籍,废除法力,当年虽非我所愿,但现在也只能你以身相许了,比赛结束了,我们就去领证吧。”

叶修有三秒钟的沉默,然后他掏出了临走前被叶秋强行塞进兜里的手机:“110吗?嗯?医院?哦都一样,我这里有个大小眼犯病了麻烦你们送他去精神科谢谢。”

仿佛刚刚的沉默只是一个技能CD而已。

如果他的手机没有拿反的话。

:)

“吱呀——”一直虚掩着的门被不小心推开了,门口整齐的十二名中国队队员和最前面一脸尴尬的维修师傅站成几排,同样站在前排的喻文州用着与平常无异的温和语调笑着道:“领队?王队?”

中国队,这次是真的要完了。

·END·

算是彩蛋吧……

晚上比赛时,中国队对阵韩国队。

选手席上围观的他国选手明显感到了中国队这次不大对劲,尤其是那个魔道学者,只身一人就差没把手上的扫帚玩出花来了,于是一群本该是代表高端荣耀研究的大老爷们几个几个凑一堆,用着极其少女的形式扯了起来,完全不顾及本国观众在无意中扫到自家选手和对手这般厮混在一起时心中的复杂感,怎么说呢,像是被整个世界背叛了一样。

然而这些选手毫无自觉。

“中国的电竞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这是即使姿势诡异但的确是最正常的英国枪炮师。

“我靠我靠我靠牧师这是准备放生魔道了这么猛!?”这是思想中心正常但言辞过激降为较正常的有着一颗输出心的美国牧师。

“……”啊,请务必忽视这个一心专注于盯着中国领队侧脸的俄罗斯队长。因为他是不正常的分界线

“在下觉得应该是内部产生矛盾了而且矛盾的源头百分之九十是叶君。”

“的确,虽然他们打得很厉害,但不难看出是有着较强独立性的。”

“说白了就是我们没中国的魔道打得神奇,我们磨合他们干脆就裂了,人家领队不管怎么都是一万能的动力推动器……”

这是越来越低沉的魔道分析小组。

“我在想以后我们再选领队时要不要增加一些条件,比如全队有半数以上对领队有意思什么的……”这是已经疯魔了的意大利战法兼队长。

真•END

再见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评论
热度(111)

© 阿茶_复健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