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_复健ing

想把太太们全介绍到我圈里来_(:з」∠)_

有贼心却没贼胆

还是安安心心地吃我的粮吧

一点都不喜欢全职电视剧

【all叶】论成精之后不可避免的暴露情节

*智障作者又来卖智商了大家走过的路过的全当没看过就好

*这么萌的设定我也能写成这样自己也是很迷的

01.

联盟早期有个不靠谱的传闻,据说联盟最强的斗神叶秋私下其实是个极其脆弱的小孩儿。

撒起娇来就要亲亲要抱抱举高高的那种脆。

据某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选手透露,他曾不止一次地看见叶秋整个身子扒拉在其副队吴雪峰的身上,两条胳膊紧紧地环着吴雪峰脖子,还TM是标准的公主抱姿势,说到上火处该选手甚至情绪激动摇着采访者的肩膀大吼老子进职业圈是打比赛的不是来吃狗粮的啊!嘉世那俩人天天秀就不怕哪天队员愤起把他们给烧了吗!啊?凭什么别人家的队长嫩得能掐出水来我们队长就一脸沧桑不忍直视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对此情此景采访者很是熟练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慰:“没关系的,面包有了,爱情迟早也是会有的,你想想,与其天天被wuli叶,阿不叶秋和吴副喂狗粮,不如考虑干了这碗吴叶潜伏在职业选手中为组织做出贡献?”

语气中满是蛊惑,然而我们意志坚定的职业选手丝毫不受邪教的拉拢,一甩胳膊垮了他们刚刚建起的友谊的桥梁:“去你的我吃我叶!!!”

02.

对于这种谣言叶修一律用不符合他本身形象的“呵呵”回答。

因为真相永远都是。

叶修在训练室门口站着。

突然门被打开了,一双男人的手从身后将他抱起。

“小队长,举高高。”

叶修坐得好好的。

冷不丁吴雪峰出现在身后朝着他耳朵说话。

叶修身子一抖下意识往上一蹿。

诶嘿。

正好落自家副队怀里。

还有那些年总是被自家队员赶着往水里拉的日子。

种族自带的怕水习性让叶修不得不暂时克服了被抱着的不舒服感。

挣扎着往身边人身上一蹦再抬头一看。

吴雪峰那张成熟而不失温柔的脸就出现在了视线里。

“小队长你队服的衣领是不是有点大了?”

……这样的。

次数多了叶修总怀疑成精的其实不是他而是吴雪峰。

而且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只狐狸精。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笑面狐狸。

03.        

直到第四赛季在场下见到了喻文州。

叶修才发现他一直以来都错怪了吴雪峰。

十分走心地在心中给远在A国的吴雪峰道了个歉,叶修看着眼前笑意温和的少年,不禁有些头疼地抓了抓自己的耳朵。

现在的人类啊,一个个都贼得不得了,让他们这种真成精的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04.

不过就是再贼,大家勉强还记得这是个和谐文明法治的社会,至少到目前还没有人脑洞大到看出一直被喊作没人性的叶修还真的不是个人。

王杰希也就顶多掐出来他不是普通人类,这会儿还在道士和降妖师几个身份之间纠结。

对此叶·按成精的标准来说其实还是个未成年·修莫名地生出了点小骄傲。

然而有一句话说得好,翻得过黄金一代,迟早得栽在兴欣。

鬼知道大清早醒来顶着一双垂到胸前的耳朵的叶修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越过了魏琛去照镜子的。

……

照——镜——子——

绕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叶修也不禁有些无语。

请问有哪里可以投诉虚假成精吗?当初说好的完美隐藏于人群之中不会被抓去实验室解剖呢?这半化形还不胜直接给我打回原形了呢!

看着镜子里耷拉着两条少女十分的白中透粉的兔耳朵的熟悉面孔许久,叶修突然生出了些挫败感,觉得自己和自己钻牛角尖真不是个事儿,有那闲心还不如想想见面时怎么和其他人解释,相比起来总归还有点实际意义。

叶修往后扒拉了下耳朵,表情看上去相当认真,下定决心要为不将队友吓跑以免战队解散而思考。

而三分钟后睡死在楼下训练室的一处角落里的叶修在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至少脑子里还是有着这份决心的一点位置的。

对,就那么一点。

05.

陈果在打开训练室大门之前还是挺慌的。

生怕里面又是一阵群魔乱舞的景象把她身后的大神给吓跑了,真的不是他低估猥琐流大师的承受能力,实在是他们兴欣的画风太迷,连她这个朝夕相处的老板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他们又要闹什么幺蛾子的那种迷,可想而知是有多迷了。          

里面可千万别太折腾啊!

陈果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打开门的那一刻,陈果一下子又把心放了回去,很好,挺安静的,能放人进去。   

然而真正看清了里面的景象陈果却差点一个反手把跟进来的方锐给拍到门外去。        

“你们干……”什么呢!      

陈果的质问被屋里几个人一致的转过头手指抵在唇上的动作给挡在了喉咙里。

“老板娘,轻点声,老大睡着了。”            

陈果感觉有点晕,她有生之年居然能听见包子给她说“轻点声”,她是不是在做梦,如果是她希望能赶快醒来,这梦实在是太惊悚了。

方锐被陈果拍过来的门挡住了视线,见她这个反应反倒是对里面的情况起了兴趣,一个不注意就冲进了兴欣众人的包围圈:“怎么了?不就是老叶睡着了吗,你们兴欣难道还有围观队长睡觉的规定?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加入了……”

几个人怕他动作太大吵醒了叶修,倒是很配合地让方锐轻松窜到了前排,这一看,把一直喋喋不休有向黄少天发展势头的方锐给噎住了。

方锐和叶修其实算不上熟,也就是比赛结束在选手通道见过几面的那种交情,对这位前辈的印象几乎只限于传闻中,倒是他的前搭档林敬言貌似和叶修关系挺铁的,然而就是再不熟方锐也清楚记得他印象中的叶修绝对不是这个样的,这……这人谁啊?!!

叶修半蜷缩着身子在沙发上,一双全联盟公认完美的爪子安安静静地放在脸侧,微微向内弯曲的指尖看上去让人有含进去的冲动,但此时这些对方锐而言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叶修那双遮住了大半张脸的耳朵,毫无征兆地从脑两侧生出来,软软的兔耳被叶修小心翼翼地拢在怀里,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配上叶修那张睡着后欺骗众生的无辜十足的脸……

炸成烟花了我!!!!

方锐之前从未想过有一天他居然会捂着心脏对一个男人满大脑啊啊啊啊啊啊地乱跑,也亏得他现在脑子里还能想其他东西了,虽然也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完!兴欣的其他人不会也被老叶这么色诱过吧!!!

06.

被这么多有实质性的目光盯着,叶修就是睡再死也醒过来了,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爬了起来,交叉着两条腿盘坐在沙发上,眼神迷茫地仰着头看着死盯着自己的一圈人,一个挨一个,在心里默默地认了一遍。

这是沐橙。

这是包子。

这是小安。

这是罗辑。

这是莫凡。

这是小乔。

这是老魏。

这是小唐。

门口的是老板娘。

……这个是谁?

叶修在瞥到方锐的时候停住了,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但又不太能想得起来,有些苦恼地歪了歪脑袋,还处于开机状态的大脑艰难地搜索着相关信息。

07.

$%&sgrhj!……

你们兴欣队长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方锐倒在地上向上伸出一只手表示血槽已清空。

我们队长今天怎么能这么甜这么可爱!!

然而身后的兴欣早已宣告全队阵亡。

08.

中午在叶修百般劝诱下方锐终于下定决心加入兴欣。

“但是……”谁知道他还有后半句,陈老板刚放下去的心一下子又揪上去了,“你们兴欣真的有围观队长睡觉的规定吗?有的话我工资随意就可以了!压多低都没问题!”

09.

……

不行。

没等叶修回答陈果立马义正言辞地驳回了他。

钱可以给你,有多少给多少。

我们队长坚决不卖身!

10.

啊?哦,哦……

方锐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你们老板娘怎么和外面那些利益至上的老板不一样!

第二天看到已经变回正常人耳的叶修。

方锐觉得自己受到了背叛。

睡颜福利没了,为什么说好的兔耳福利也没了!

路过的魏琛听见冲他翻了个白眼,出于仅有的一点同命相连的同情心拍了拍方锐的肩膀。

醒醒吧,是时候该认清现实了。

魏琛试图向他传达。

虽然方锐那儿的信号显然不太好。

11.

“叶修?”

苏沐橙侧着耳敲了敲房门,过了几分没听见里面有动静,于是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快点起床啦,再不下去他们可又要上来掀你被子,到时我和秀秀可拦不住。”说不定还会跟着一块儿掀。

女孩子没什么自觉地开着他的玩笑,甚至还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晃悠着身子等着人起床,却仍没听见那边有声响,有些奇怪,毕竟叶修是属于那种很容易就会被叫醒的人,虽然有点犯迷瞪的起床气,但往往都是喊几声就清醒了,今天怎么回事?

实在等不过了,苏沐橙走近了床,叶修睡觉总习惯缩在床最里面的那个角落,再加上他的窗户帘啊总是遮得死死的,一点光都不乐意透进来,苏沐橙原先的那个位置其实还真看不清叶修是个什么情况,只是这么近处地俯下身子一看。

苏沐橙露出了很不符合联盟女神形象的迷の微笑。

12.

“……”

“?”

“……”

“??”

“……”

“???”

叶修,中国队领队,目前满脸茫然地和亲爱的队员们,大眼瞪小眼。

“说话呀你们,一个个盯着我看什么意思,cos小周呢?黄少天你怎么了?转性啦?”

“你才性转呢呸呸呸!转性!你难道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吗!扮无辜有意思吗!”

本来就憋着一口气的黄少天一经叶修点名立马炸了起来,脸红红地瞪着叶修,就差把“有伤风化”四个字写脸上了。

“……我怎么了啊?”

叶修微微一偏头,手上搅着衣服上的带子。

心虚!绝对心虚了你!

黄少天想喊出来可还是忍不住被叶修的小动作萌得心一颤一颤的,难得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维持着瞪着叶修的姿势,一张脸鼓得跟包子似的,还是番茄刷的。

“前辈,这种伪装……我们想看不出来也很难吧?”喻文州略有些无奈地看着他,这种拙劣的掩饰,也就能在雾霾天骗骗十米外的人,这人是在装傻还是在充楞啊?

“就是,我又不瞎……”孙翔低着头小声附和了一句。

“……配合点啊朋友,就不能当作没看到吗?”叶修也无奈了,反正也没什么用,嫌热把脑袋上罩的卫衣帽子给摘了下去,估计早对这烂到家的掩饰没报什么希望,但怎么说是自家妹妹套上去的,给点面子还是要的。

他这一摘帽子,原本还有点遮遮掩掩的兔耳算是彻底暴露了,国家队又是一阵沉默。

“真的啊?”

“假的啊。”叶修冲来人翻了个白眼,“方锐你是选择性失忆吗?早知道的东西还要问啊你?”

方锐委屈,问一问都不可以吗,叶修修你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纯洁乖巧的修修兔了。

“兴欣的早知道?”王杰希一只手指有规律地点着桌子,听出叶修话语里的漏洞。

“算是吧,但他们又没问过我。”叶修回想了一下,兴欣当初的反应很正常,正常到让他怀疑脑袋上是不是真的顶着俩兔耳朵而不是自己在做梦,第二天看见悄悄摸摸蹲在门外的方锐他才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至于兴欣为什么没有奇奇怪怪诸似国家队的反应,叶修只心大地认为是他们兴欣超凡的接受能力,真相什么留给读者来抠就好。

“所以你的确不是人了?”

“成精的,怎么,你意外?”叶修是真不觉得和一个没事儿就去掐身边人将来是去上山修仙还是漂洋过海进魔法学院的人在这个话题上有什么好谈的。

“我很开心。”王杰希摇摇头,看着他满眼尽是温柔,“如果是妖精的话做某些事会方便得多吧。”

13.

……

你在想什么啊流氓!!

14.

到达苏黎世的第一个早上就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对队员们的影响还真不能说是小,总有那么十来个人忍不住想去看领队,并不算个别的人想去摸领队的耳朵,搞得训练室里一度很尴尬。

因为往往在偷看领队的时候会和其他人对上眼神,纯情点的还没那么难受,碰上荡漾的那是真的恶心,一个忍不住手上就忍不住向队友砍去,或是正在集火对方的某个人的时候突然转向另一个。

最后看到结果的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是带了一届假的国家队。

不会是水土不服吧,明明集训时配合还很不错来着的?

叶修带着隐隐担忧看着队员们。

队员们手上一僵几乎每个正在操作中的角色都打了一个趔趄。

这位领队这种情况下就不要再刻意卖萌了好吗?!!

15.

不明所以的叶领队最终被苏沐橙的一颗橙子味棒棒糖打发了出去,出去时还被摸了一把脑袋,摸得耳朵格外敏感的叶修脑袋都是晕乎乎的,蹲在门外咬着糖觉得当初来苏黎世的时候队里的一帮人戏称他是来当“吉祥物”貌似不是说着玩的,甚至他可能还要再低上一阶,毕竟你见谁家吉祥物处处不受自家人待见还被赶出了门了的。

——在偏离真相的道路是越走越远,说的就是这位领队的情况了吧。

让我们为巨冤的国家队熏疼三秒。

- end -

是不是觉得特别草率?

那就对了我也是这么觉得的_(:зゝ∠)_

一直想写的一个场景正文里居然找不到地方插进去,那么就作为小剧场植入吧

small theater:

第七次被叶修从身后路过的时候孙翔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伸手就想拉住叶修告诉他你好好找个地方坐着安生点行不行,老在我身后晃悠真是烦死人了,然而一个不小心没抓住叶修胳膊捏住了叶修耷拉在身后的耳朵。

训练室里的空气一瞬间寂静下来了。

正走向李轩的叶修顿住了。

脑子里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先做出了反应,浑身先是一个激灵下意识地猛地摇了摇脑袋,两条耳朵甩得跟拨浪鼓似的,把孙翔的手甩下了不说,接着还打了好几下,只是那杀伤力小的,连个红印都没打出来,比起打人更像是在撒娇卖萌,要说选择的话孙翔宁可再被打两下,反正怎么想都觉得是赚到了。

倒是叶修反应过来后赶紧转身去看孙翔,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力道,万一打哪伤着了可亏死了!

可以说完美地诠释了笨蛋领队的含义,压根也不想想就他那软乎乎的耳朵能打出什么杀伤力。

不过也不一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杀伤力也不可谓是不大,具体参见某十多名被萌得上天的国家队员们,包括正悄摸摸地将刚刚眼疾手快录下的视频存入文档上锁的某某直男。

小剧场·完

评论(17)
热度(401)

© 阿茶_复健ing | Powered by LOFTER